因为此刻我的体内正流淌着那个女孩的血液

时间:2020-06-05 02:25 点击:143
卡托丽的话语如同回音般在罗兰的脑海中激荡着,不仅没有逐渐消失,反而还震撼着被死亡骑士封存在记忆深处的过去。“我亲爱的弟子,到此为止吧。若你因悔恨而复仇,最终得到的结果只能是更加悔恨……”炎之城塞威严的高塔内,尤瑟尔苍老而深沉的劝戒再度响了起来。“久远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绝对……”飞舞着花瓣的久远墓前,精灵女孩压抑而伤感的表情逐渐变得清晰。“为什么指向温达姆的剑刃最后却会结束尤瑟尔的生命?为什么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你曾经的战友?罗兰,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正在堕落~!停手吧~!”矗立在云霄之上的寒冰皇冠中,迪莉西亚抛剑的身影重又映入那水色的瞳孔中。当灼热的复仇之火在内心燃烧的时候,一切都是可以抛开的,但现在,那双只执着于一件事的双眸已经失去了凝视的焦点。崩裂的刃在血中浸泡了太久的时间,当他斩断了想要斩断的东西后,便无法再抵挡来自外界的冲击。罗兰没有办法反驳少女的宣言,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卡托丽,同时下意识地抿紧嘴唇。“你说的很正确,也许……如果坚持这样的信念,我想即使不需要复仇,一样可以领悟出‘云耀’的奥义。约瑟芬也一定会为你而骄傲的。”沉默扫过两人之间,最后,猎魔人终于想出合适的语句来回答对方。“谢谢你,卡奥斯。”少女回答道,但随后好象发现了什么般地捂住嘴,白皙的脸庞也在瞬间染上一层红晕,“啊,我这样是不是太罗嗦了,是不是好象枯燥的说教一样?我居然会花了一个早晨的时间来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还有对千里之外那些亡灵的谴责……”“不,没那回事,我很喜欢听,”罗兰避开对方的视线,看着新绿点缀下的天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的声音清脆悦耳,非常吸引人。”“你不会是在哄我吧?”卡托丽露出腼腆的微笑,短发在那一瞬间遮住了流转着神采的双眸。“怎么可能?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猎魔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但现在已经不早了,也许雷恩和修因会等得不耐烦,你先回营地去吧。”“你不和我一起吗?”“猎魔人也是游侠出身,我发现这附近有一种有趣的植物,”死亡骑士信口胡扯,“我想先去观察一下,过会便回来。”“那么我先走了。”女孩点了点头,“对了,卡奥斯……”“怎么?”“下次如果可以的话,再陪我聊聊天,好吗?”卡托丽轻声细语地问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猎魔人试着让自己的笑容尽量显得自然一些。女孩转身走向了营地的方向,而罗兰则无言地注视着逐渐隐没在绿色中的那头黑发,当对方轻盈的身影完全消失以后,他如释重负般地摇了摇头,随后用手捂住了脸,摇曳在瞳孔之底的火焰随即被埋在了手心的阴霾之下。一句话也没有办法回答~!哪怕仅仅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的余地~!那清脆嘹亮的声音就好象是最锋利的剑刃,毫不留情地将冰冷的事实刺入自己的心脏——温达姆的尸体之下,还汇聚着深不见底的血海。作为伊修托利的欧林,罗兰完全可以毫无顾虑地在那之上撕杀,但他却没有办法让这个理由成为信念的依托。因为自己之所以会在亡灵战争中充当战斗的先锋,更多是为了能够复仇,而不是为了死亡骑士的信仰。在西艾拉泽亚大平原的战斗中,如果不是理查德的叱责,也许自己甚至会抛下伊修托利~!你说的没错,那是狭隘而自私的复仇,这点我最清楚的。“卡托丽·奥兰德,你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办法反驳。”罗兰喃喃自语着,语调中带着无法抑制的颤动,“但是……复仇……那是我唯一能为久远做的。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且,我绝对不会为复仇而感到后悔~!”话音未落,大剑的侧面已狠狠地砸在了树干上,重剑的撞击之下,两人合抱的大树立即剧烈地摇晃起来,死亡骑士的头顶上顿时下起一场叶片构成的大雨。但在那些翠绿色的雨水滴落入地前,霜恸的锋刃已从中飞掠而过,并将它们全都一分为二。那道耀眼的剑芒仿佛是吐着信子的银色毒蛇,紧紧地萦绕在罗兰的身侧。卡托丽,你的灵魂拥有美丽的颜色,但是,在嘲弄人的命运面前,你是否还依然能闪耀着那种灼伤我的光芒?当你再度面对杀死约瑟芬的凶手时,你是否还能冷静挥剑?到了某一天,当你面对着罗兰·斯特莱夫的时候,你是否还能坚定地贯彻自己的原则?……也许那个时候,你会变得和我一样?“只有用自己的灵魂去感受,你才会明白那是怎样的痛苦。”罗兰的嘴角微微上扬,形成一个冰冷的微笑,“我会做好猎魔人卡奥斯的工作的,这点不用担心。等到了那个命中注定的时刻,一切才见分晓。”死亡骑士收起了散发出寒冷气息的大剑,随后缓缓地走向营地,他身后披风在狂乱地舞动着,仿佛是黑暗之鹰振动的双翼。“终于解决了~!这次任务中最大的危机之一~!”望着逐渐升起的朝阳,卡托丽露出灿烂的笑容。女孩身后的雷恩与修因也在这一结果宣布的同时,异口同声的欢呼起来。“约瑟芬,我一定会达成和你的约定,顺利完成任务并平安地回到圣都的~!”卡托丽轻声地呢喃着,下一刻,罗兰的微笑映入了她的双眸。“队伍成功地经受住了考验,身为队长,你做的非常好。”死亡骑士说道,语调却有些复杂。“那是因为有个无所不能的后盾。”少女调皮地回答,跳跃的目光令人无法捕捉。路维丝历二三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卡托丽一行穿越了旅途中最后一个现世与幽界的交汇点,这意味着接下来的行程中,恶魔的力量将再也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了。从离开圣都的时候算起,已经过了四个多月,猎魔人与卡托丽共同旅行的时间也已超过两个月。在罗兰正式成为队伍的一员后,躲避恶魔便具有了切实的可行性——根据联盟魔法界已知的材料来看,恶魔只有在现世与幽界的交汇点才感应得到现世生物的活动,而经验丰富的猎魔人“恰好”十分熟悉法赫多德境内这些地点的所在——特别是处于队伍即将涉足地区的那些。除了贝利尔村和斯坦提尔丘陵外,另外还有三处地方可能会出现恶魔——农业都市拉德亚诺,吉桑城,以及露比斯山。两座城市并非必经之路,何况即使没有恶魔,被通缉的一行人也同样无法进入城市,罗兰带着他们小心翼翼地绕过了去,途中唯一遇到的麻烦只有几只地狱犬——这些家伙的嗅觉太灵敏了,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即使是贴着交汇地带的边缘走,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它们依然发现了那诱人的目标——不过这些不自量力的低阶恶魔很快就成为了剑下亡魂。露比斯山中同样有很多条路可供选择,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但遗憾的是,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现世与幽界的交汇覆盖了整个山区,无论选择哪条道路都无法逃脱恶魔的追踪。即使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和心理准备,但接下来的耐力拉锯战依然令一行人的体力与意志受到了严峻的考验。疲于奔命的队伍还在半山腰遇到了一支二十人的法赫多德巡逻队,对方很快就认出这些伪装的旅行者正是骑士团长的目标,但在他们发起攻击前,愤怒不已的炎魔和地狱犬就将这些可怜的斥候撕成了碎片。最后,经过了四天几乎不眠不休的反跟踪战,卡托丽一行终于穿越了露比斯山,当罗兰的大剑斩下尾随而来的最后一只地狱犬的头颅时,其他三人仿佛忘却了全身的伤痛,都无法抑制地欢呼了起来。“按照目前的前进速度,再过一周左右,我们就可以抵达雅赫维山脉,传说中星之都所在的地方。”罗兰总结着眼下的情况。死亡骑士脚下的土地比斯坦提尔丘陵那里要干燥的多,因为在几米厚的土层之下是坚硬的山岩,周围的树木也逐渐转为寒带的针叶丛林,只要抬起头,映入那水色瞳孔的便是雅赫维山脉高耸入云的宏伟身影——据说这座山脉的高度甚至超过了艾拉泽亚人引以为豪的那加山脉,而在这沉睡着的巨人脚下,同样横亘着一条古老的河流——尼卢河的源头之一,格兰戴尔河。“终于可以抵达传说之都了……里魔法的奥义,还有无数的历史秘密都在等待着我们~!简直好象在做梦一样~!”一向冷静的高阶法师此刻却成了最兴奋的人,“我真想知道,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谁知道。据说到达过雅赫维山脉的修行者不计其数,都是冲着星之都去的,然而没有一个人能证实传说,”雷恩下意识地耸了耸肩膀,“目前的结论是:星之都的切实位置是在雅赫维山脉的最高峰上……因为没人能爬得到那么高,所以那里必定是传说之都的所在地……”“但是,有一个人曾目睹过星之都的一切——罗兰·斯特莱夫。”卡托丽接过圣骑士的话头,“黑暗之鹰在那里遇到了改变了他一生的女性……那并不是虚无飘渺的传说,因为此刻我的体内正流淌着那个女孩的血液,这也算是命运的一种讽刺吧?”“罗兰·斯特莱夫永远的爱人,久远。”死亡骑士出神地凝视着地平线尽头的宏伟屏障,水色的瞳孔中满溢着思念的火种。若是到了星之都,我该怎么向芙罗拉开口?猎魔人再度想起了曾经担心的事情,并下意识地将手按在胸前的垂饰上,温柔的气息依然如故,死亡骑士因此而沉浸在怀念的寂静之中。但很快,战士的本能反应就将追忆中的罗兰扯回了现实,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得到,一个微弱但确实存在的气息正隐藏在附近的灌木丛中,离队伍最前面的卡托丽只有几米远。几乎在同时,卡托丽和雷恩也捕捉到了周围环境中掺杂的那一丝异样,修因的洞察力要迟钝的多,不过,身旁三人的眼色很快令聪明的高阶法师了解了一切。原本放松的气氛就象弓弦般突然被拉开了,而且紧绷地让人感到窒息。离潜伏者最近的卡托丽在刹那间拔出了腰上的短剑,轻盈的身躯在障碍物上一点而过,眨眼之间,剑刃的锋芒已指向隐藏在灌木中的敌人,罗兰默契地担任起了少女的后援。另一侧的法师则立即为自己布下两道结界,圣骑士也在同时绕到了猎魔人的侧翼。然而,下一瞬间,卡托丽混合着惊讶的叫喊声却令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你们两个都把剑放下,快放下~!”少女以不容质疑的语气命令身后的两人,新闻资讯自己也在同时将短剑插入鞘中。促使她这么做的原因出人意料,但也理所当然——潜伏在灌木中的并非是骑士团的刺客,而只是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男孩。在被发现了之后,对方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声不吭地紧靠着身后的大树,他试着遮掩住腿上明显的摔伤痕迹,并保持着与卡托丽对峙的姿势,然而,那双棕黑色的瞳孔却泄露了小鬼隐藏在内心中的恐惧。这就是他躲到灌木丛里的原因……受伤了行动不便,却又突然遇到四个全副武装而且身份不明的旅人,无论是谁也都会感到不安的吧?卡托丽这样推测着,暗暗叹了口气,随后缓慢地靠近男孩:“别害怕,我们只是普通的旅行者,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的腿受伤了,疼不疼?是不是妨碍到走路了?”“别、别过来,我没事~!”男孩有些语无伦次。“现在的小孩怎么越来越胆小了,这样一点也不可爱。”卡托丽一改刚才的谨慎外交,不由分说地按住小鬼,“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居然已经全都肿起来了,难怪你跑不掉~!别乱动,那样只会让你更疼而已。修因,过来帮我一下。”接下来,原本紧绷着神经的战士们只能在一旁无言地等待,而危机的始作俑者却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法师的治疗,并在同时无偿享受圣骑士考核第一名无微不至的呵护。“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怀柔政策?”雷恩有些迷惑地问猎魔人。“我更愿意把这个称为‘所有女性都拥有的无法抑制而又不可理喻并且严禁他人阻止的母爱心理’。”罗兰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回答。孩子毕竟是孩子,在少女的友爱攻势与治疗术的作用下,小鬼的防御心理很快便告瓦解。而在短暂的治疗结束后,队伍也理所当然地带上了这个他——有猛兽出没的丛林并不适合十三岁的孩子单独行动,这一点上,无人质疑。“看,我们现在化敌为友了。”卡托丽握了握男孩的小手,随后对一旁的猎魔人炫耀般地眨了眨眼睛。“是啊,你可真厉害。”罗兰的表情却有些复杂,为了转移注意力,死亡骑士随即将视线投向身旁的小家伙,“对了,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还有,你怎么会到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来的?”“我是依诺克村的佛伦德,村子离这里有一天多的路程呢。我是到这里来查看前几天放下的捕兽夹的。”小鬼依然有些拘谨,不过语调已放松了下来,“没想到回家的时候遇到了野猪……如果不是及时爬上树的话,我就没命了~!但在下来的时候却跌伤了腿,真倒霉~!”“一天多路程……为什么跑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来打猎?”女孩不解地问道。“那是因为村子附近能捕捉的猎物都被捕捉完了,”佛伦德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依诺克村可以说就在大山脚下,因为山太高的关系,我们那里一天只能看到半个太阳,田里根本就没什么收成,附近大河的水流又急,没办法下捕鱼的网。原本有一条公路直达大城市的,那时依诺克村也算是热闹的驿站,但后来贵族们设置了很多关卡,状况就一直糟糕下去了……想要不饿肚子,只有自己多想办法了……”“这样吗……”卡托丽低下了头。年轻的圣骑士突然意识到,面对这种情况时,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加无言以对。先不提德拉诺的王子和那些贵族后裔的奢侈,即使是一向自认清高、不受诱惑的我,十三岁之前也都没有离开过圣都,不是读书就是练剑,或者去神殿的唱诗班。但眼前这个同样是十三岁的孩子,此刻却不得不为生存而奔走……这样的反差,是否是连神都无法消弭的现实?“姐姐你们又是要去哪里呢?”佛伦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感慨。“我们要去攀登雅赫维山。”女孩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要去攀登雅赫维山~!?”小鬼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是象村子里的大人说的那样,要去寻找那座传说中的星之都吗?”“你可真聪明,一下就猜到了。”少女微笑着颔首。“那样的话,卡托丽姐姐,你们来我们村怎么样?不是我夸张,攀登大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在那之前不好好休息可不行,而且,也必须做好登山的准备工作啊,对不对?”佛伦德的话令四个人在一瞬间沉默下来。“到村子里去休息一下”,这对在野外呆了整整三个月的人来说,可是非常大的诱惑,何况他们前不久才经历了几次与恶魔们残酷角力的战斗,彻底的休整是必须的。但与此同时,来自骑士团的追击却是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对于这支四人小队来说,进入法赫多德人聚居的地区,也许就代表着自投罗网——这次如果再有什么万一,可不会有恶魔出来帮忙搅局了。“来吧~!虽然现在生活的状况不怎么样,但比起邻近的村庄来,我们过的还是很不错的,要招待四个人一晚肯定没有问题~!你们为我治疗伤口,还一路护送我回村子,妈妈也一定会欢迎你们来家里的~!”望着相互交换眼色的旅者们,小家伙再度发出邀请,这次他的语气加重了不少,看来卡托丽的友爱攻势做的确实是非常之好。究竟该怎么决定呢?找个理由拒绝掉?还是……接受呢?如果只住一个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吧?毕竟,即使是在通信技术发达的联盟境内,也不可能做到将通缉令发布到所有村庄的……法赫多德人就更加不可能办得到了。而且攀登雅赫维山也确实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十七岁的队长觉得光靠自己一个人拿不定主意,于是她偷偷地瞟了身旁的金发剑士一眼。“那么,同伴们,你们觉得该怎么办?”“我想应该没问题。”高阶法师露出肯定的神色。“我们的存粮也快吃完了,在山上可能没办法靠狩猎来补充。”雷恩掂量了一下背上的行囊。“卡奥斯你怎么看?”“雅赫维山的第一道山脊平均海拔高度是三千七百米,众所周知,巨大的山脉是灵界众生的聚集地,越往上元素精灵数量就越多,因此也越不容易受控制,那意味着修因的法术会失灵,我们没办法依靠魔法来御寒或是保护自己,如果不借助专用的工具,攀登起来会非常困难,而且安全方面也得不到保障。事实上,我本来就有打算要去找一些登山工具和保险索来。”罗兰看了身旁的男孩一眼,“小鬼,你的村庄应当是有这些东西的吧?”“当然了~!在村庄热闹的那会,有很多人来我们这里买呢~!到现在还有很多存货在铁匠铺里~!”佛伦德大声地回答。“那么,就这样决定了~!”卡托丽自信地点了点头,“我们出发去依诺克村~!”在来自路维丝的旅者们作出决定的一天之后,法赫多德第五搜索大队内的那颗水晶球突然摆脱了沉睡的状态——某种特定的波动惊醒了它。在水晶球紫色的透明躯体内,闪耀的水蓝色光辉向监视在旁的法师说明了一切——目标已经出现在了半径六十公里的捕捉范围内了~!三十分钟之后,通信术将这个紧急情报送到了死灵法师的面前。“过了整整两个月,谨慎的猎物们也终于放松警惕了吗?”托马斯的嘴角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就知道,这个计划一定能成功的~!”斯坦提尔丘陵之后的地区均是开阔地带,为了不让目标从指缝中溜走,奥斯汀不顾国王与贵族们的不满,调动大批兵力在卡托丽一行可能出现的地区做了地毯式的搜索,然而却收效甚微——唯一的线索是露比斯山中消失的那一队斥候,至今仍未调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奥斯汀决定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神秘法师所给予的提示上——“五彩极光出现在了星之都更西的地方……女神必定会不惜一切的毁灭它”——骑士团的精英们因此被集中在了传说中星之都的所在地,雅赫维山的脚下。但在这古老的巨人面前,想要凭渺小的人类实施封锁是完全不可能的,而嵌入修因衣服中的魔法线力量又太过微弱,为此,死灵法师不惜重金,在几天内迅速赶制出了数十个专门用于接受该信号的水晶球,并让每支搜索队携带一枚,在指定的范围内守株待兔。现在,粗心大意的飞蛾终于被粘在这张精心打造的蜘蛛网上了,更妙的是,飞蛾自己还毫不知情。“已经找到目标了?那么,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个地方了,请告诉我猎物的位置吧,托马斯大人。”一个影子般的战士从栖身的暗处走了出来,一身黑色的斗篷勾勒出他极度瘦削的身材,被黑色面纱遮住的脸庞也显得阴森恐怖,若不是深陷入眼眶的瞳孔中所透露出的那种残忍的冰冷,也许所有人都会把他当成是一具干尸。“他们在依诺克村,那个小村庄距这里一百四十公里,埃摩罗,我希望你和你的手下们能在今晚的月亮落下之前抵达那里。”死灵法师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一个人也不能放走,在骑士团赶到前,必须把那四个人拖住。”“是拖住三个人,托马斯大人,同时不惜一切代价杀死那个使用大剑的猎魔人。”埃摩罗边笑边回答,沙哑的声调中带着危险的颤音,“我想合同上应该是这么说的,请别随意变卦呀,大人,否则大家都会很难做的。”“是的……杀一个人,拖住三个人。”“还有一个小问题……如果说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话,那么我猜骑士团不会介意我误伤那些愚蠢的村民吧?”“……是的,但是我提醒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我无法保证奥斯汀大人的反应~!”顿了一顿后,托马斯终于压制住了愤怒的情绪。“我会谨记的。”优雅的鞠了一躬后,对方退出了帐篷。死灵法师无法看清埃摩罗的表情,面纱隔绝了一切,但他几乎可以确定,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自己的。算了,在这种情况下……就像奥斯汀大人所说的一样,如果国家能因此而振兴的话,那一切都是值得的。托马斯呆呆地想着,最后摇了摇头,起身大踏步地走向骑士团团长的营帐。蛛网已经撒下,毒蜂也已放出,接下来,只要在飞蛾察觉前给予最后的一击,胜负便可分出。法赫多德和骑士团的命运将在明天决定。

原标题:《和平精英》载具怎么过河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精选
当前网址:http://www.yingyupx1.com/Fr8Kb6/25485.html
tag:因为,此刻,我的,体内,正,流淌,着,那个,女孩,

发表评论 (143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免费平特一肖资料大全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