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好十五岁

时间:2020-06-05 03:15 点击:107
“看,就是那里~!我们马上就要到村子了~!”佛伦德指着不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兴奋地说道。相对于路维丝联盟的乡镇来说,依诺克村显然要小得多。村庄的整体布局很简单,三条又短又直的大道就是全部的交通设施,它们在村庄中央的交界处则形成了一个小广场,而依附在道路两旁的民房中,则居住着将近三百的村民——这个数量仅仅是贝利尔村的七分之一而已。由此再往西北方向五公里,就是著名的格兰戴尔河,据佛伦德说,吊桥所在的地方不仅是河道最窄处,同时也是水流最湍急的河段。而此刻混合在空气中那微弱但清晰的咆哮声,向众人证明了这点——那是不知疲倦的浪涛撞击在岩石上所发出的轰鸣。“我们离梦想之地只有一步之遥,明天就可以出发去寻找星之都了~!真没想到,我居然也能得到目睹奇迹的机会。”修因恨不得现在立刻就游过河去爬山。“不过如不充分准备,这一步足以葬送你的性命。”死亡骑士给法师泼了盆冷水,但下一刻,映照入双眸中的景象却令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和十七年前相比,法赫多德的村庄居然会衰败到这种程度……当卡托丽一行进入村庄后,大部分村民都只是躲在家中,从打开的门缝中观望——毕竟,自从贵族们设立繁重的关卡税以来,这个自给自足的小社区已经有将近十年没和外界交往过了。而眼前这些携带着精良武器的陌生人,不仅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还将不安与躁动的气息带了过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无法想象会是这样衰败的景象。那些法赫多德的笨贵族究竟是怎么回事?”环顾着那些简陋的房屋,雷恩不由地对着卡托丽耳语。“并不能把责任都推卸到那些贵族头上啊。”卡托丽若有所思地往着远方的山脉。“为什么?怎么了,卡托丽?”圣骑士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亡灵战争爆发前,联盟一直对这个国家实施局部战争法的外交策略,之后别说是贸易额了,就连到法赫多德来旅游或者修行的人也减少了五成以上——这个情况是我从《对法赫多德作战总纲》上看到的,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亲眼看到后,才发现那些数据究竟意味着什么。”少女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国家的收入减少,但却又不得不担负大量的军费,结果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居然……会是这样吗?战争还真是种讽刺的事情。”雷恩有些尴尬,“不过,你不用这么垂头丧气,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我们能改变得了的。”“这点你说对了,即使是路维丝也没有办法一举两得,何况是渺小的人类?”从进村开始就保持着沉默的罗兰,此刻却突然插了进来,“只要做好眼前的事就可以了。”“也许吧。”卡托丽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下一刻,男孩的欢笑声打断了三人的对话。女孩将目光转向前方——佛伦德的母亲牵着儿子的手,正缓缓地向他们走来。这位妇人只有三十多岁,但丧夫后的艰辛生活却令白发过早地爬上了她的额角——造成这些的原因中也有联盟的一份。卡托丽这样想着。也许……我并没有接受她道谢的资格。眼前这栋破败的二层旅店——也是依诺克村为数不多的几栋多层结构建筑之一——就是卡托丽一行今晚歇脚的地方。也许它曾经有过气派的外表,但在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霜后,面对着街道的那张破败不堪的大脸,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另一方面,尽管在洛伦丹大陆通用金币的诱惑下,改行当了农民的旅店老板立即重操旧业,并保证会动员全家一起提供最好的服务,但显然不会有人对这一保证抱任何期望。“我们要在这里呆整整一个晚上?”比起一开始对室内过夜的期待,目睹这一景象的法师终于忍不住发问了。雷恩在一旁耸了耸肩,但一想起刚才的教训,他就没心思再发表什么感想了。“是的,只有一个晚上,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卡托丽故意忽略了修因的沮丧,“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要和卡奥斯去铁匠铺……曾经的铁匠铺那里,把能用的东西都买回来,你们没事的话就勘察一下周围的情况吧,一定要保持警惕,这种时候是绝对不允许出意外的。”“没必要那么麻烦,我一个人去买就可以了。”罗兰有些奇怪队长的多此一举。“我想要多学些知识,比如与外国人的交往,以及登山用品的选购,这样不好吗?”卡托丽装出无辜的样子,“不过如果那会妨碍到你的话,我还是不去比较好……”女孩楚楚动人的眼神让人难以拒绝,于是猎魔人只得点了点头:“这……当然不会,这是我的荣幸,如果队长大人有想了解的,到时候直接问就可以了。”“那么,现在就走吧~!”少女的脸上浮现起狡黠的笑容。目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广场的另一头,圣骑士与高阶法师也在同时展开了工作。但这个村庄实在是太小了——路就那么几条,又没有任何防御建筑,无论走什么方向都能轻易脱出,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利用屋顶逃跑——仅仅过了半个小时,对于所有细节的全方位考察就已经结束了。用修因的话来说,“现在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出这个村子而不撞到墙。”“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在考察完最后一条街道后,法师百无聊赖地看着对方。“回旅店去,然后在那里等卡托丽和卡奥斯结束任务。”“这么早就回去?在那种阴暗潮湿的房子里呆太久,肯定会憋出病来的。”修因有些心有余悸,“不如我们直接去铁匠铺找他们两个如何?”“我看还是算了吧,去了也没什么意思。”雷恩摆了摆手,轻声叹了口气。“你这家伙,平时不是很积极的吗?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种样子?该不会是因为刚才那件事的关系吧?”法师自认切中了对方的要害,“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根据常识和经验来看,如果遇到挫折就不再主动出击的话,那便永远也无法得到心仪女孩的芳心了。”“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圣骑士顿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这根本就不是挫折不挫折的问题。”“我当然知道,你在意的并不是有没有看过《对法赫多德作战总纲》,而是卡奥斯。那个猎魔人……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大概就是所谓的天才吧?他的经验很可能已经超过了约瑟芬……剑术上就更不用说了。我个人觉得,能遇到这样的天才也可算是路维丝的眷顾。”接着,修因慢条斯理地展开分析:“这一次的任务从一开始就显得异常艰难:路维丝的预言过于急切,简直就好象是畏惧着什么一般;尚未离开联盟我们就遇到了老对手死亡骑士,还被那家伙摆了一道;法赫多德人的消息又异常灵通,队伍刚进入这个国家就遭遇盯梢和截击……说实话,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们大概无法走到这一步。”“谢谢你的精彩论述,修因。不过我实在没时间听这些。”雷恩悻悻地说道,随后加快了步伐打算甩掉对方,但在那之前,法师用力地拉住了他。“急性子的家伙,你听我说完~!我是说无论如何,在任务和战斗上我们应当以卡奥斯为中心,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哦,是的~!这点我当然非常清楚~!你难道认为我会公私不分吗~!?”圣骑士愠怒地回答。“但是还有另外一点,是你不清楚的~!我认为你该了解一下。”修因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显得诚恳,语调也逐渐向着恋爱顾问的方向转变,“听我说,雷恩,我觉得你和卡托丽还是有希望的~!”“有希望的?哈~!”对方的情绪缓和了下来,但语调依然十分激动,“这种安慰太无聊了~!要知道,在任务开始前,我和卡托丽认识的时间就已经快六年了~!她十二岁那年,我正好十五岁,那时我们在唱诗班一起为路维丝神殿的合唱做准备,认识的第四年我们又一起通过了德拉诺的骑士考核,第五年则通过了高阶骑士考核,今年则是通过了圣骑士考核……想想也真是不可思异,我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那么多训练,还成为了圣骑士,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但是,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但是她还是只把我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朋友~!你觉得这种样子叫做‘有希望’?”“六年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如果现在放弃, 精选四肖八码中特那只能说是你的毅力不够而已~!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就俘获‘艾拉泽亚之荣耀’的芳心。”高阶法师反驳道,他已经完全进入了恋爱顾问的角色。“是的,也许我该追她十年然后再看看结果怎么样,但现在出现了你所谓的那个‘天才’~!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在三天内学会‘云耀’,然后去手把手地教卡托丽,以挽回劣势?卡奥斯没有手把手地教她我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找不到爱情攻势的突破口,是因为当局者迷的关系。你冷静地听一下我的分析吧。”修因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只要仔细回忆下就可以发现,这两个月来,卡托丽与卡奥斯的共同行动,八成都是卡托丽提出的——当然,那么优秀体贴而又俊美的男子,肯定会吸引少女的目光,即使是我们的队长也不例外——但是,这也说明了另一件事:卡奥斯一点都不主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卡奥斯的性格比较内向?”“你这个笨蛋~!我看连路维丝也帮不了你了~!”法师夸张的呻吟了起来,“那意味着猎魔人有意和她保持某种距离,他设下了一条清晰但又不让对方察觉的界限。而在他自己解除那防备之前,你大可以放心地去追卡托丽~!”“但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做?”雷恩显然是被修因的说辞吸引住了。“你自己可以推断一下,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拥有比大名鼎鼎的‘森林之子’更丰富的经验?他又怎么可能拥有和深渊领主正面对抗的力量?光是天才二字,显然没有办法解释这些。”修因露出了洋洋自得的笑容,“卡奥斯的年龄肯定不小,只是看上去比较年轻而已,他一定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出众,但不幸的是,那些经历却令他无法接纳卡托丽~!”雷恩安静了下来,低头沉思着,过了半天,他才抬起头。“现在回想起来,似乎的确如你所述。而且不仅如此,就连对我们的时候,他的态度也总是掺杂着某种异样的成分。”圣骑士的语气恢复了往常的声调,“那究竟会是怎样的经历呢?”“谁知道?也许是某种强烈的诅咒令猎魔人的外貌冻结在了二十岁,但其实他的灵魂却即将被吞噬殆尽……于是卡奥斯决定在最后的一段时间内帮助心仪的少女,但却又不得不保持距离……这还真是个冷酷的推断~!也有可能是剑圣杀死了他的爱人,悲痛的猎魔人因此发誓要杀尽剑圣一族,并寻找到能继承‘云耀’的人,最后卡奥斯找到了卡托丽……但他依然沉浸在对死去恋人的爱中,所以无法接受少女的心意……这又是个冷酷的推断~!”“够了,修因你平时是不是专看爱情悲剧?”雷恩忍不住笑了起来,下一刻,映入两人眼中的景象打断了他们对话。“我们把事情办妥了,今晚就让卡奥斯来教授登山的注意事项吧。”街的另一头,女孩清脆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清脆而悦耳。微风顽皮的轻拂下,少女纯黑的短发仿佛轻软的羽毛般飞扬着,而夕阳的柔光则为她勾勒出窈窕精致的剪影,她就像走出画中的美人,令周围的村民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屏住呼吸安静地欣赏着。卡奥斯则一如既往地走在卡托丽身旁,在阳光的照耀下,他的那头长发正反射着淡金的光辉,并衬托出猎魔人异常精致的五官和线条冰冷的脸庞。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合适的一对恋人,如果排除修因那些希奇古怪的想法,我大概连百分之一的胜率都没有吧?雷恩着迷地望着正迎面走来的两人,如此对自己说道。但是,卡托丽……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一定会努力下去,因为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得到幸福。和雅赫维山下的其他村庄相比,依诺克村的晚上明显与众不同——格兰戴尔河永不停息的澎湃声总是萦绕在人们的耳畔。在挥洒着清冷月光的寂静夜空下,资料专区那古老的低语越发显得空灵而又令人敬畏,不过对于世代居于此地的人们来说,那却可以称为是最自然的安眠曲。可是旅行者们并不习惯这种声音吧……卡托丽姐姐,还有她的同伴会不会因此失眠呢?佛伦德不禁猜测了起来。一天的繁重劳作结束后,小家伙的母亲早已进入了梦香,旁边的房间一片寂静。但佛伦德却依然处在兴奋状态中——他已经和卡托丽说好了,明天将由自己作向导,带着队伍通过格兰戴尔河上的吊桥,并把他们送到雅赫维山第一道分水岭的脚下。而这趟服务的报酬,将会是整整三枚大陆通用金币~!可以参与如此重大的冒险——尽管只是个开头部分,还能因此得到不菲的酬劳,这对于佛伦德来说的确是个非常大的刺激,所以,即使已经过了半夜,小鬼却还是只能在床上翻来覆去而无法入睡。下一刻,木门开启的咯吱声打断了佛伦德的胡思乱想。是风把门吹开了吗?但我记得熄灯前明明已经锁好了……小鬼有些奇怪,于是迷迷糊糊地下了床,走进了窄小而简陋的客厅。这里原本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木柜,但现在,从敞开的大门中穿入的月光却削出一名战士阴沉的脸颊。在佛伦德反应过来前,一柄锋利的匕首就已射向了他,在划开空气后精确而悄无声息地贯穿过小家伙的喉咙。佛伦德想要叫喊,但他的声带已经被完全撕裂,连最后的悲鸣都无法发出。几秒之后,一股鲜血冲出他的嘴巴,在那些刺眼的红色渗透入地面前,佛伦德抽搐的身体就倒在了它们之上。残忍的攻击者缓缓地走了过来,握住匕首的柄,毫不犹豫地用力转动着。剧烈的阵痛令孩子的五官变形,表情扭曲,但这样的景象却令对方觉得颇为享受。很快,饱受折磨的瘦小躯体就彻底停止了颤抖,佛伦德大张的瞳孔依然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涣散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恐惧。而黑影则满意地叹了口气:“死亡真是魅力无穷的艺术,令人百看不厌。”自言自语间,他已将匕首拔出。一道冰凉的血线随即顺着锋刃滑落,越过那具逐渐僵硬的尸体,并急切地向前蛇行着,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埃摩罗此刻正稳稳地站在一栋二层建筑的屋顶上——这里可以俯视整个依诺克村,小广场和街道的状况也全都一目了然。他裹着一袭纯黑的斗篷,里面的皮甲也是同样的表面,若不是月光的映照,也许那瘦削的身形会就这样融化在夜色之中。谨慎的刺客再一次从怀中掏出水晶球,亮蓝色的光点依然停滞在原地——标识点与埃摩罗所在位置相隔五十米,一栋小旅馆的二楼——那是卡托丽一行今晚的歇息处。看来他们还没察觉到,是个好兆头。埃摩罗推测着,眼神中透露出沉着与耐心。他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比起战斗来,这个残忍的战士更钟情于杀戮——无论男女老幼都可以,只要将利刃刺入那些孱弱的肉体,由此引发的痛苦呻吟和扭曲表情就能令埃摩罗感到无比的兴奋。但与此同时,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的刺客也很清楚,如果要想持续体验杀人的乐趣,就得首先保证自己不会被杀。为了保证行动能成功,埃摩罗特意抽调了暗影公会的五十名精英杀手,他们的实力均在一般骑士之上,再加上各种一击必杀的暗杀术,对付圣骑士和法师的组合完全没有问题。然而,那名使用大剑的猎魔人却始终令他觉得棘手。对方甚至拥有摧毁剑斗气的力量,如果正面迎战只可能全军覆灭,而就死灵法师托马斯的描述看来,他的敏锐程度也远远高出常人——这会令大部分暗杀术失效。只有用毒才能制服那个家伙,而且必须配合足够瓦解他心理防御的罩眼法……埃摩罗撇了撇嘴角,有些不甘心的想着,这代表着他也许会损失不少得力部下。但最后,血腥杀戮的引诱还是令他微笑了起来。没关系,这场战斗还是有不少油水可捞的,从骑士团那里得到的丰厚酬劳足够招募新的部下,而且刚才已经好好地享受了一下,如果就这样离开,未免太无趣了。“大人。”一个刻意压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事实上,埃摩罗早就察觉到了对方的行动。“除了那个旅馆外,村子的所有角落都已打扫干净。大人,可以正式开始了吗?”“开始吧。”刺客点了点头,和来时一样,同样身着黑衣的部下以无声无息的动作退下了屋顶。几分钟后,一阵紫红的烟雾在那幢旅馆的门前腾地窜起。“喀哒。”位于旅店二楼走廊两头的房门同时被打开,罗兰和修因迅速地走了出来,随后在黑暗中相互点了点头。“我设置的魔法侦策陷阱有反映,有敌人打算偷袭我们,也许那些村民见过法赫多德的官方通缉令,我们太大意了~!”法师的呼吸比平常急促不少。“坏消息,状况比你说的更糟糕……”猎魔人的双眼直直盯着门对面的楼梯,几秒后,他并没有伸手去握剑,而是点上了灯,“看来对方使用了毒气,是紫红色的,现在正从楼下蔓延上来,而且速度很快……”修因一个箭步窜到死亡骑士的身旁,映入眼中的景象不禁令法师的瞳孔剧烈收缩:“那是叫蓿气的气体,如果人类吸进体内,少则昏迷,多则瘫痪~!该死的,难怪我会觉得头晕~!”“有办法解决……”罗兰才开始发问,就被对方抑扬顿挫的吟唱声打断了。伴随着法师精妙的手势,一股接近透明的灰白烟雾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这个法术可以有效阻止毒气攻击,我马上为你们三个也做上一层保护结界,快,先叫醒卡托丽和雷恩。”下一刻,嘈杂的敲门声在旅店的二楼响了起来。就和刺客预料的一样,那些身经百战的猎物根本就没有接触毒气的打算。在蓿气施放了十分钟以后,旅店二楼的木墙突然凸了起来,几柄锋利无比的冰刃从中穿出,随后旋转着切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而借着羽落术的帮助,卡托丽一行直接从二楼跳到了街道上。四人刚一落地,事先埋伏好的十字弩手就发起了攻击,数支利矢划破空气,直指向罗兰的胸口。这些羽矢的尖端都抹着毒液——也许从理论上讲,毒是可以被圣光术中和的——然而,这些液体在几秒内就可致人死地的强烈毒性,却令任何祈祷都变得无济于事。遭受狙击的死亡骑士没有丝毫的慌乱,散发着死亡气息的亮线在接触到他的身体前,就被看不见的屏障突然截断——修因事先为每人设置的物理防御结界起了作用——在几声清脆的撞击声后,所有的毒箭都掉到了地上。“真是不错的魔法,不过,精彩的还在后头。”观望着一切的埃摩罗却露出微笑。趁着那些杀手还未来得及形成包围的空隙,配合默契的战士们迅速展开队型:高阶法师位于中央,他的左后和右后分别由卡托丽和雷恩负责,而猎魔人则站在这个小三角的前方,稍微隔着一段距离——罗兰将充分发挥霜恸的力量,为队伍斩开一条突围的道路。“果然不出所料,这些人是暗影公会的杀手……看来法赫多德的骑士们也堕落了,居然会和这些下三滥的家伙联手~!”看着逐渐在外围形成包围圈的黑衣刺客们,修因冷笑着评论。“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别伤害到村民们。”卡托丽低声对同伴们说道,“我们只要沿着街道向西突围,然后强行过桥就可以了。”“附近似乎没有骑士团的人,看来这些杀手是被派来拖住我们的。”罗兰如此分析,拥有巨大锋刃的霜恸将刺客们逼在交锋的距离之外,不过死亡骑士很清楚,他们迟早会不顾一切地冲上来……还有那些等待着时机的冷箭。“那个意思即是说……战斗结束得越快就对我们越有利吗?”雷恩将注意力集中在从后面包抄过来的敌人身上。“没错,我们必须在骑士团到来前冲出去,否则一切就都结束了。”“对于法师来说,就这样死在星之都的门口,可算是最大的耻辱。我们一定要冲出包围~!”修因的语调中透露出钢般的坚决。“既然如此,无论如何也要跟紧我。”猎魔人摆出了攻击的姿势,闪烁的剑芒令刺客们的肌肉和神经立即绷紧了,但下一瞬间,一个混合着讽刺语调的声音却让剑拔弩张的气氛无法抑制地松弛了下来。“身为联盟高贵的圣骑士,这种临危不乱的作风真是让人赞叹。”埃摩罗鼓着掌,在街道一侧的屋顶踱步而行,显著的高度落差令他说话的气势大增,“不过你们还是看看周围吧,这里有将近百名的刺客,而且他们可都是暗影公会的好手~!”“再多一倍也拦不住我们。”罗兰冷冷地回答。“也许吧,卡奥斯先生。我已经从骑士团那里听说了你的辉煌战绩了。我的部下可能挡不住你,不过……如果用来杀死依诺克村的愚蠢村民们,他们的力量可是绰绰有余的。”“你这家伙~!”卡托丽不禁喊出了声。“可不是吗,卡托丽小姐,只要稍微想一下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法赫多德骑士团的人会让我们这些人来拦截你们。”刺客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阴暗,“毕竟,他们也实在不好意思拿自己国家的人当人质吧?但暗影公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并不介意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对于神圣的战斗来说,他们太碍眼了~!不过如果你们愿意及早投降的话,这里就不算战场,我也没有出手的理由,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要我投降以换取村民的性命~!?女孩一声不吭地握紧短剑,抿紧的嘴唇顿时失去血色。我该怎么办?是因为我的关系,他们现在才会陷入险境……但是,但是我不可以为了救他们而放弃任务,这是整个联盟的希望啊~!卡托丽下意识地将左手放在了胸前,路维丝之血的气息随即透过锁子甲,传递到了少女的掌心。对不起,佛伦德……但在千里之外,还是无数的人们在等待着我,我不能死在这里……不能为了我自己的偏向,而舍弃整个世界……对不起~!“考虑好了没有?你们该知道奥斯汀的想法,受他雇佣的我其实并不打算伤害你们,能和平解决是最好的。”埃摩罗的劝说非常动听。“我……拒绝……”少女颤抖着回答,但声音却很轻,仿佛害怕被对方听到一般。这是正确而无奈的选择。倾听着那混合着犹豫、妥协、痛苦与冰冷无情的话语,潜藏在死亡骑士躯壳深处的灵魂不禁产生了熟悉的悸动。很多时候,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即使是以信念为剑的战斗,一样会沾染上浓重的血腥味……卡托丽,你现在体会到那种痛苦了吗?“我们拒绝你的所谓提议~!”修因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并点燃了凝滞的空气,“卡托丽,不要被他迷惑~!那些村民……他们都已经死了~!”“什么~!”女孩捂住了嘴,雷恩和罗兰也同样无法掩饰自己的茫然表情。“我使用了两次高级探测术,结果都一样。那些房子里……已经没有一个人还活着了,全都死掉了,他们杀光了整个村庄的人~!”“真是的,联盟的法师为什么要去学这么无聊的法术呢?”埃摩罗叹了口气,露出了颇为惋惜的表情,“本来你们可以用不着受那么多苦的。”“闭嘴,你这个嗜血的恶魔~!象你这样的人渣,哪有资格评论路维丝联盟魔法公会~!用你的血来接受制裁吧~!”高阶法师咬紧牙关,话音未落,一道眩目的青色闪电已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直扑向房顶上的刺客,而与此同时,霜恸也在众多的敌人面前洒出大片耀眼的剑影。战斗已经开始了。

,,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
当前网址:http://www.yingyupx1.com/byH5w0EU/25486.html
tag:我,正好,十五,岁,“,看,就是,那里,我们,马上,

发表评论 (107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免费平特一肖资料大全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